2019-11月份微噗聚記錄

2019/11/16 微噗聚再次來到屏東聚會,地點在屏東市的「春若咖啡」(https://mable.tw/blog/post/chunjo-coffee)。

這家店離屏東車站不遠,我從屏東車站一路走過來,走了 15分鐘不到,因為沿路熱鬧,所以也不覺得遙遠。

沒想到這是一家外表很不起眼:

內部卻是很溫暖的店:


進到店裡,沒想到「人」好多,但是 天來兄 與 宗憲兄 正目標很顯著的在那邊愉悅著聊著天,於是我便很快的靠了上去。

首先我提到空污很嚴重,為什麼他們還願意出去運動,而且我看到的空汙指數,怎麼跟他們不一樣?

於是,天來兄與宗憲兄馬上貢獻出他們在用的東西:

g0v零時空汙觀測網:https://v5.airmap.g0v.tw/#/map

以及 「台灣空污即時預報」、「空氣品質」、「EdiGreen NCTU」 等 APP, 不講還好,講了測試之後,才知道自己的手機超廢,這些東西的螢幕頁面跑不動,執行起來,只看到霧糊糊一大片,只有一個顏色,哈~自己手機硬體等級實在太過老舊了。

宗憲兄今天拿了件道具過來,要我們猜猜那是什麼?左看又看,遠觀近看(最近國語課提到的詞,趕快賣弄一下!)之下,我跟天來兄還真猜不出來:

宗憲兄表示,那是「腳動翻譜器」!喔~原來是他在彈奏「烏克麗麗」時,會用到的道具,在我們研究把玩之後,覺得這個東西,唉…,怎麼說呢,品質….

不過宗憲兄講了個重點,價格!的確,那真的是關鍵問題!

這次看到天來兄的氣色又比上個月更好,我真是由衷為他感到開心!他這次帶來了 8 本書要送大家,一方面他都已經讀過,二方面他也有電子書了,三方面讓家裡空間更大一些,所以大手筆的一次釋出八本書。

不過,我的手太慢,只拍到四本:

其中這本,是特別要給我的,想不到「怡辰妹妹」這次一直偷偷的潛伏在我們的聚會裡面,還好我沒有說他壞話,呵呵呵呵:

天來兄是個很有料也很隨和的人,他很喜歡當「聽長」,常常坐在那裡,安安靜靜的聆聽大家講話,吸收大家言語之中的精華,納為自己的智慧。

文翰兄這次帶來了本有關登高山的書,看來他的興趣一直都是與大自然有關。

講到爬山,我們就提到成功的爬山活動,不是在成功登頂,而在於登頂之後,有本事安全下山以及安全回到家!

我們又聊到,不該鼓勵僅憑一兩次幸運的成功,就將「僥倖」誤認為是「成功方程式」。

如同若有人,在某一次登山活動中,只穿著「拖鞋」便成功登上「百岳」,於是回來便出了本書叫:「如何僅憑一雙拖鞋,便能攀上百岳!」,那只是會害死更多的人而已。

同樣的道理,當有人在倡議某種理論或某種教學法時,講的頭頭是道,非常鼓舞人心,但實施這種理論或教學法的代價卻是要付出自己的健康或是全部的生活時,就是非常有問題非常矛盾的一件事。

更有趣的事,文翰兄有提到~以前他班上有小朋友,偷偷從家裡帶自釀的酒來學校喝。可能是喝醉了,臉色有異,身體也不舒服,還好他有發現,趕快通知家長,避免衍生不必要的風波。

很奇怪,當時我想到的是~太可惜了,剛好可以趁此機會,跟學生說明一下,「酒精」在身體裡面分解代謝的過程,是如何傷害身體、傷害腦神經!

同一件事,大家想到的點,卻是南轅北轍,真是有趣。

我們這次跟上次相比,有一點進步了,就是雖然信章兄沒來(我知道他在忙看見家鄉專案),但是我們有想到要拍照留念了!(文翰的小兒子快要成為會員了)呵呵~

在咖啡店解散之後,我便很厚顏無恥的賴著宗憲兄開車載我四處去晃晃,晃到「孫立人紀念館」,在黃昏暮色之中,感覺真的很舒服,非常適合我這種「假文青」。

我跟天來都非常喜歡屏東的這個城市的脈搏,可能高雄與台南的脈動與之相比,我們有點快吧!

解散之後,還沒回到家,文翰兄又提供了個有關即時了解空氣空汙指數的一個資源:
http://blog.ilc.edu.tw/blog/index.php?op=printView&articleId=718940&blogId=868


隔天晚上,我又在網路群祖上,繼續酒精代謝的討論,依據這篇文章提到酒精進入人體後,會先由乙醇去氫酶(ADH)代謝成乙醛,再由乙醛去氫酶(ALDH2)代謝為醋酸。

如果基因缺損、缺乏ALDH2,將導致乙醛無法代謝而累積在體內,造成臉紅、心跳加快、宿醉,長期下來容易罹癌。

「ALDH2缺乏症」是一種常見於亞洲人的基因突變,台灣人約每2人中,就有1人有此基因缺損。

文章來源:https://www.commonhealth.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nid=74102

文翰兄接著提到,昨天有提到的百越人,有篇文章提到「當初SARS的傳染意外發現跟百越人的基因有關」,http://drspieler.blogspot.com/2010/08/sars.html

沒想到 宗憲兄說:近85%的「台灣人」(Holo人及Hakka人)帶有台灣原住民的血緣,這個論點,被別的研究反駁了。【當前議題】台灣漢人的基因戰爭 ,https://case.ntu.edu.tw/blog/?p=5788

文翰也補了一槍:
85%臺灣人都有原民血統所以我也是?抱歉,請不要因為討厭中國人而來認同原住民!,https://www.matataiwan.com/2016/03/24/85-of-taiwanese-haklo-and-hakka-have-indigenous-blood/

所以結論是:看起來是引用錯誤數據,造成錯誤結論。就算身上有荷蘭人血統,也不應該說自己是荷蘭人。

建宏兄的結論:
這種牽扯到意識形態的研究,一定會有論戰,而且兩邊陣營各自相信與自己意識形態相同的一邊,看看就好。

不過,文翰兄提出另個有趣的觀點,如果是要驗證「有唐山公無唐山嬤」,這個是可以當成證據。

我的看法是:「基因病毒導彈」戰爭早已揭開序幕。而這種攻擊,是依據不同民族的基因特性或缺陷,給予不同環境變化或微生物或食物進行引爆攻擊。所以為什麼很多跨國公司,政府很努力的要建立基因資料庫。

…..
……..
………….

天來兄在仔細思考過,提出他的看法:我覺得sars只傳染越族基因算是過度推論。除非能得到對原住民族投入sars病毒而不會感染的實驗證據。

真的很有道理!

沒想到,這一次據會的後座力這麼強勁。大家都很能想,而且不是亂想,都有依據,真是感謝大家,讓我的眼界真的更大更廣!

我開始期待下次的聚會衝擊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