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書】數位時代的學與教:給教師的建議30講

數位時代的學與教:給教師的建議30講
數位時代的學與教:給教師的建議30講

前幾週在 台灣雲端書庫@高雄 發現了此書「數位時代的學與教:給教師的建議30講」,作者是王緒溢 老師(感覺很眼熟,應該是位名人),再看書籍封面,哇~更有多位目前是業界名人的推薦,在借下來閱讀後,發現內容十分紮實,且多處切切實實的打到點,這並非一本純探討教學理論的書,讀得我既是過癮,又是疲累,書內容不到 300頁,但我卻花個一兩週才粗略吃下去,我想也許是我根基不穩且讀書速度又慢所致。

書中提及許多例子,大多為目前台灣與中國大陸學校的實際案例,且書中所提之人物,目前尚都「活躍」不已,所以我想應該所言不差。不過,我先把我印象最深的地方提出:「IRS」即時回饋系統,書中屢次提到這個東西,仿若他是進入數位教學時代的鑰匙一樣,就算他是無意,但我總會讓我有不當聯想。

我想再過一陣子,我再借出來重新閱讀過,先讓腦袋沈澱一下這些資訊。

因為書中精彩資訊實在太多,又讀得匆忙,所以筆記地方不多,以下我先列出有紀錄的地方:

  1. 資訊科技融入教學的成功之道
  2. 模糊的教學經驗碰到操作上較為複雜的資訊科技時,往往使教師只會專注在如何使用科技,而將本身擁有的寶貴教學經驗拋到腦後,這也是大多數學校在推進資訊科技融入教學時所遭遇的最大困境。
    按:這裡講得真是太貼切了,這不是高居廟堂之上的純理論家與所謂計畫推動教授群們所能感受到的事…..

    日本早稻田大學商業學院客座教授平井孝志在他的著作《本質思考》中指出:「光是用大腦思考,總是無法想得太深入,但如果能從模式來思考,大多數時候都可以恍然大悟。」

    將教學經驗模式化是解決資訊科技融入教學困境的解方,引導教師提煉他們自己的教學經驗成為模式,進而思考模式組合的合理性,以及模式中每一個環節應該使用何種科技與如何使用它們,這樣能幫助教師從教學本位出發,讓科技成為有力的支持系統,使教學展現更新的風貌。
    按:本段處處是重點,是方向與方法!

    經由認知衝突的學習才能使學生産生真正的内化,深化他們的學習。
    按:製造「認知衝突」?這…..不就是之前來高雄分享的維民兄的專長嗎?

    因此思考如何讓資訊科技在教學上應用能夠產生效果帶來課堂轉變時,第一件事要想的是差異,使用科技必須為課堂帶來不一樣的風貌,找出沒有科技就辦不到的差異性。

    如果只是單調地播放簡報教材,加上拿起筆在電子白板上為教材畫記解說,即使簡報教材的動畫和聲音再怎麼豐富,和一個善於表達的教師教學相比,其差異性不會太大,甚至有人可能會認為沒有科技反而更好。
    按:深得我心呀,但這種差異好像太高竿了….

  3. 鑑古知來部份,其實是在打臉「講述教學法」
  4. 工業時代的學校不僅僅是為了服務工業發展需要,也完全複製了工業化的生產方式。

    教師以十九世紀初發明出來的黑板為主要工具,在課堂上以有效的講述方式,要求學生強記教學內容,學校則透過評量作為品質控管手段。
    按:天啊~黑板這麼老了喔!

    整個學校就是採用生產線模式,畫分年級和學科,每一個學科再細分到知識概念,教師主要採用講述式進行教學。

    但早在1981年,英國哈德斯菲爾德大學(University of Huddersfield)葛拉罕.吉布斯(Graham Gibbs)教授就寫過一篇《支持講述式教學的二十個糟糕理由》 (Twenty terrible reasons for lecturing 3)的知名文章,探討了二十個在教師口中經常聽見的支持講述式教學的說法。

    這些理由包括了像「它是唯一能夠確保所有教學內容都被涵蓋的教學法」、「學生無法或不願意、獨立作業」、「對於講述式的批評僅適用於不好的講述法」、「講述式的替代教學法可能會增加工作量」等,吉布斯針對這二十個糟糕理由一一給予駁斥並進一步闡釋。
    按:好想知道他提出了哪些駁斥!

  5. 看到一個新名詞:TPS
  6. TPS 就是一種教學模式,其實施流程如下:

    • 教師指定閱讀材料,學生自學。
    • 思考(Think):教師提出問題,學生個別思考。
    • 配對(Pair):學生兩兩配對,向同伴說明自己對問題的想法。
    • 學生配對討論時教師行間巡視,聆聽學生說法並適時參與小組討論。

    • 分享(Share):配對討論結束後,教師隨機抽二至三位學生向全班分享討論結果。

    配對討論期間教師行間巡視的目的不在修正學生的想法,而是避免讓討論內容偏離主題,參與小組討論時教師可指導學生討論技巧和規則,增進討論的效果。而在學生對全班分享時,教師可適度擴展學生的想法,幫助他們針對問題做更全面的思考。

  7. 關於「對話」與「討論」
  8. 「對話」是自由和有創造性的探究複雜而重要的議題,先暫停個人的主觀思維,彼此用心聆聽。

    「討論」則是提出不同的看法,並加以辯護。

  9. 關於「cooperative learning」與「collaborative learning」
  10. 在英文裡有兩個與合作學習有關的名詞,一個是「cooperative learning」,另一個則是「collaborative learning」,有些人將這兩者區分,另有一批人則把它們視為相同。

    將二者區分的第一種說法是將「collaborative learning」翻譯成「協作學習」,它是指組內所有成員都投入一份被指派的共同任務中,透過彼此協調工作內容來解決問題;「cooperative learning」是指「合作學習」,需要小組成員個別擔負起完成被分配工作的責任,再將每個人做好的那一部分組合起來,完成整個小組被指派的任務。
    按:讀到這裡,腦袋覺得很亂與一整個覺得很納悶,我認為應該是 「校稿錯誤」所致,正確應該是「cooperative learning:協作學習」,「collaborative learning:合作學習」才是!

    二者區別在於小組中每一個人的工作負荷是否相同,合作學習的個人工作量相當,協作學習則不限制個人被分配的工作量。
    按:我還是不明白他的解釋!

    另一種區分法是合作學習通常用於小學到高中,協作學習則多用於大專學生。

    第三種區分法是合作學習關注於互動的原理,協作學習則關注於互動的結構。

  11. 二十一世紀,年輕人最重要的關鍵能力
  12. 解決重要問題、問出好問題、創造有趣的作品、以及可以和同儕相互合作的能力。(~出自 霍華德·加德納~)
    按:這真是當今最火紅的 slogan 之一呀!!

  13. 533智慧課堂教學模式
  14. 533智慧課堂教學模式
    533智慧課堂教學模式

    中國福建省上杭一中在所發行的《以533模式實踐信息技術與教育教學的深度融合》一書中,分享他們如何透過發展學校本位的「533智慧課堂教學模式」(以下簡稱「533模式」) ,完成一次高中高效課堂的實踐與探索經驗。

    533模式融合TBL與P1教學法精神,提出課堂教學「5環節」,以學定教「3反饋」,問題解決方式「3途徑」(選擇) ,全面打造高效課堂教學模式,其核心是「3不講」,也就是學生自己能學會的不講,學生之間通過合作學習可以解決的不講,以及即使教師講了學生也不懂的不講。
    按:讀到「3不講」這裡我超興奮的,這竟跟我去年聽到偶像「陳麗雲老師」講的東西一模一樣,我想當功力高到某個階段之後,大家的看法會趨於一致。

其實本書還有許多重點,但因為我的力氣實在不夠,我想應該到第二次閱讀時,再來繼續補筆記重點。


書中提及的參考資料:

  1. 《本質思考》:平井孝志
  2. 《支持講述式教學的二十個糟糕理由》 (Twenty terrible reasons for lecturing 3):葛拉罕.吉布斯(Graham Gibbs)教授,英國哈德斯菲爾德大學(University of Huddersfield),1981年。
  3. 《以533模式實踐信息技術與教育教學的深度融合》:中國福建省上杭一中。

One Reply to “【好書】數位時代的學與教:給教師的建議30講”

  1. 假設老師將一篇文章分成四等分,或依章節分給小組內學生,每人負責學習分配到的部分,最後小組合起來,將所學內容向其他組員報告,這樣每一個人都能學到文章完整內容,這就是cooperative learning合作學習,所有成員分擔的工作分量相當;而若要完成一份主題報告,有人蒐集資料,有人繪製圖表,有人製作PPT,這是共同協作的collaborative learning活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